首 页 散 文 诗 歌 随笔 校园作品 政府论坛 区政府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贾汪区人民政府>> 魅力贾汪>> 贾汪文学>> 校园作品>>正文
我的世界下雪了
作者:王婉怡 来源: 发布时间:2008年10月24日 点击数:
  一卷薄薄的友情,翻来覆去地咀嚼,像初雪般融化在舌苔上,满口苦涩,在唇齿之间游弋。
        恒久的友谊似乎是亘古的话题。我也曾天真地认为我和她的友谊没有世俗的芥蒂,总以为那些建立在阴谋上的友情我不会涉足,更不会被它摆布,更不会相信在这个纯真的年龄,她不会和我真诚相待。
        两个女孩间的友谊远比其他的友谊来得亲密,无话不谈,甚至有时在一起闹到天亮才想到还有一种东西叫上学。两年多,我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取笑对方,一起安慰对方。我爱听雨,她爱看雪,她说她最爱雪在手心缓缓融化的微痒。她害怕打雷,所以不能陪我听雨。我不爱雪后的一片孤寂,所以不能陪她看雪。但我一直相信,就算我们不能彼此陪伴,还是会紧紧地系在一起。
就在我沉浸在我们的友谊不容置疑的假象里时,我发现身边总有东西在一点点流逝。原来经常打闹的朋友生疏到一见面只点点头。连笑都扯不出来。而且我发现我失去的东西竟一点点在她身上显露出来,就像《安娜·卡列尼娜》里:一切都颠倒了过来。我害怕这种孤立的建立,看不见起点,更望不到终点。感觉周围的气温一点点萧条,仿佛有股冷风顺着脊背向里转,盛夏的季节里,我竟有点战栗,有一股雪化后的凄冷和孤寂。
        恍惚中,我听到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凭什么你的永远比我的多,我只是追求我想要的。而且你永远不会理解,因为你得到的太多,我只是把你身边的东西拿走,提醒你罢了。我一直来来回回地咀嚼这句话,来来回回地安慰自己: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不理解另一些人的快乐。我也许真的不理解我的快乐吗?难道不知道她快乐所以我快乐吗?这难道只是我做的一个梦吗?可我竟真的傻傻的一直醉在希望她快乐的梦境里。可是人醉了,梦亦醒了。醉了我的魂,这梦境中,尽管曾经存在的友谊的热浪灼着我的双眼,可我为什么有点战栗,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天上静静飘落,可一落到心上,就化作一汪苦涩的冰水。
        我一直劝自己理解她,理解她的背叛,我也认为我们曾经所谓的友谊可以支撑着我不再在意,可是不是有句话说过吗:牵着你的手,就像左手牵右手一样没感觉,但砍下去也会很疼。
        呵,今年的雪又下早了。我还是没变,不爱下雪,不爱雪后的静谧。我似乎也明白在那个热情的仲夏我为什么总是战栗。因为我的世界早就下了雪,那让我误以为坚不可摧的友谊也扬扬洒洒地落下,和着那场初雪,化了……
贾汪区人民政府主办  贾汪区信息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建议使用最佳分辨率1024*768进行浏览 联系电话:0516—66889260  Email: jwxwb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