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文化作品展示馆> 文学 > 内容

棚里的孔雀

文章来源: 作者:李治国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9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孔雀,如此真切地看见它,那一幕我永远忘不了。
        那一次,我去双楼港玩。那里有一个很大的花园,景色也很不错,一个很小的孩子,喊叫着,说那边有孔雀。我不信,眼见着几个小孩子回去看“孔雀”了,我依旧徘徊在花园里。
        后来我终究去看了,也许只是信步所至。那是一个破烂的鸡棚,四周用破网围住。鸡舍小而且凌乱,满地稻草。那只孔雀,就站在那个简陋的鸡舍上。
        那确是一只孔雀,翠绿而修长的尾羽,尖尖细细的喙,头上几个茸球似的冠子,长而华丽的脖子。它确是孔雀,但从书刊电视中,我也了解了一些关于孔雀的知识,所以我能确定。
        它怎么会流落到这里?我的印象里,它产自云南,那个葱茏的山林。它应该在动物园或宠物店,享受优厚的待遇,接受众人羡慕赞赏的目光。而今,它怎么会与鸡为伍呢?
        鸡棚里的孔雀,它的生活又如何呢?也许主人会高看它一眼,但那失去光泽的翠羽又是为何呢?它那引以为傲的尾羽,已明显显得黯淡。那茸球似的冠子,也已褪了血红。它那硕大的身躯,也已显得清瘦。“鹤立鸡群”,应是风光无限,可它那高傲的脖子却很少仰起来。
        它的感受又如何呢?一只鸡群中的孔雀,鸡们会怎么看呢?排斥, 这大概是最礼貌的做法了,你看那群鸡在鸡棚前走来走去,时而聚在一起,时而饮水啄食。而孔雀,只有站在鸡棚上,仰起脖子,表现它最后的高傲,夹着迷惘而失望的眼神。孤独,不仅如此吧,愤激,不平,冤屈。折节的感受恐怕并不美妙吧!与生俱来的傲气被迫隐藏起来,也是一种苦楚吧!而鸡们,对它,也只是嗤之以鼻。同情,门都没有。想起了林清玄的《幽谷百合》,百合用自己的花证明了自己的存在,孔雀能证明自己的,也只有开屏了。可开屏干什么,向鸡们炫耀,还是博取人类的同情?孔雀需要的不是这些,它需要的是同情,而非怜悯。
金子在哪里都会闪光,人们如是说。可明珠暗投,却也代代不绝;文才淹没不闻于世,也还时时不来灭。孔雀的悲哀如同人的悲哀。当美玉像土块一样被丢弃,留下的只有惋惜吗?
        脑海中常有那样一幅画面:那只鸡棚中的孔雀站在鸡棚上,黯淡的羽,褪色的冠,低垂的颈。迷惘悲伤垢眼神,远处是如血的残阳……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