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散 文 诗 歌 随笔 校园作品 政府论坛 区政府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贾汪区人民政府>> 魅力贾汪>> 贾汪文学>> 散文>>正文
难忘异国情
作者:于学刚 来源: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2日 点击数: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古典诗词宝库中,抒发友情的佳句,俯拾皆是,可大多“海内”友情而已,殊不知我自己却经历了一段异国“海外”友情。
  那是20世纪50—60年代,中国掀起了一场亲苏热潮,举国上下,高呼“苏联老大哥”、争穿“苏联大花布”、学习“苏联话(俄语)”、大唱“苏联歌”、狂跳“苏联舞”,各大中城市都有官办的中苏友好馆,全盘学苏,蔚然成风,就连我们贾汪也敲起了欢迎苏联专家莅临指导的锣鼓。
  而在这热潮之中,学生自然是时尚先锋了,其表现之一,就是以交苏联朋友为无尚荣光。历史老人眷顾我,安排我成了结交苏联朋友的幸运儿。
  1959年的一天,读高一的我突然被校团委书记严静老师喊到她的办公室里。她笑着问我:“于学刚,你在高一(1)班的学号是38号吧?”我回答:“是的。”她说:“真是太巧了,我们学校收到一封苏联姑娘的来信,她要给高一(1)班38号的学生交朋友,正好就是你这个班主席了。”我说:“我才刚开始学俄语,不会写俄语信。”严静老师语气坚定地说:“不会就学,这不正好促进你的俄语学习了吗,而且交苏联朋友,不仅仅是学校生活上的事,还有一定的政治意义,学校团委同意你交这个朋友,快把信打开看看吧。”于是我接过那封苏联来信,拆开一看,哇,一张苏联姑娘的大照片赫然现于眼前,一双大眼睛,两个大辫子,令我至今难忘。
  信中说,她叫捷敏奇叶娃·柳达,家住俄罗斯联邦乌尔河畔的奥伦堡城斯大林大街1号,在奥伦堡中学读高一,父亲是某工厂厂长,母亲是小学教师。家中三口人,生活幸福。
  在老师的帮助下,我给柳达回了第一封信。一个月之后,她来信了,要我的照片。我遵照国际礼节,专门穿上我父亲珍藏的西服,打上领带,在徐州城内最好的照相馆——美芳照相馆去拍彩照。摄影师听说是寄给苏联朋友的,就十精心地给我整装、调光、造型,连拍了三次,洗印出来,效果很好。柳达回信说,她父母夸赞中国小伙子真美俊。
  从此,我们便鸿雁常飞了。其间,我们交换了各自国家的团微,我们是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她们是列宁主义共青团。她还给我寄来苏联第一个宇航员加加林的照片和宇宙飞船模型,但是我只收到照片,却至今未收到实物模型。我送给她的苏州著名工艺品檀香木绣花小扇子,她说在她们全校外国礼品殿览会上是最好的一件。我高中毕业之后,仍然和她保持书信来往,内容都是介绍本地风光或自己的生活情况,毫不涉及政治问题。她曾来信说,她和她父母都要我去苏联,到她家作客。但是,从1963年9月6日起,到1964年7月14日止,《人民日报》和《红旗》公开发表了九篇评苏共中央公开信的文章,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九评》,中苏论战全面爆发,中共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中,反对修正主义的立场鲜明而坚定。鉴于政治形势,我打消了苏联之行的念头,也中断了两地书。只是偶尔翻开相册,看一看柳达的照片;打开来信,读一读柳达的文字;或不时跑到夏桥矸子山西边的田野里,唱一唱《草原之夜》,企望这歌声传到遥远的北方……
  此情已自成追忆,五十年前梦一场。如今,我国同俄罗斯的交往正持续友好。此时此刻,捷敏奇叶娃·柳达如果健在的话,也年届古稀,我无从知晓她现在的住址,也不知道将“友谊之信”寄往何处。有人说,记忆是最美好的。那就让这段异国友情成为永久的记忆吧!

贾汪区人民政府主办  贾汪区信息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建议使用最佳分辨率1024*768进行浏览 联系电话:0516—66889260  Email: jwxwb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