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散 文 诗 歌 随笔 校园作品 政府论坛 区政府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贾汪区人民政府>> 魅力贾汪>> 贾汪文学>> 随笔>>正文
刹那间的感动
作者:王晓侠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0日 点击数:

  已经过去好多天了,但一件小事却一直荡漾在我心底,时时刻刻温暖着我,也感动着我。
        正是早晨上班的高峰,马路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我骑着儿子退下的那辆小架自行车,在人群中穿梭。
        我是一个夜猫子,习惯了晚睡晚起,每天不过八点半绝不起床。今天早晨也一样,我贪恋舒服的被窝,在老公左一遍右一遍的督促中,才懒洋洋地爬起来,匆忙梳洗,简单吃完早点,又一次踩着点出门——我住的小区和公司就隔着一条马路,骑自行车也就五分钟路程。
        今天是周一,路上人真多,再加上附近有一所学校,摊上这个点,真要命:送孩子的自行车、摩托车、电动三轮车还有各式各样的小轿车,几乎要把整个马路堵上了。
        眼看到了公司规定打卡的时间——9点整,我心急如焚,仗着自己车技不错,在人流和车流里左拐右拐小心的穿梭——为了预防突发情况,我一手捏在车闸上,左脚离开脚蹬,不时的触碰地上,这样可以保证我随时停车,不至于慌乱中倾倒。 
        “吱——”为躲避前方一个横穿马路的小姑娘,我赶紧捏住了后刹车,随着一声尖利的刹车片和轮胎的摩擦声起,我的草绿色自行车被我硬生生减了速,不过一股强烈的惯性还是让我冲出去老远,正在我一身冷汗的时候,小姑娘已经灵巧的穿过马路。
        等我停下车,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了自己的异样:由于全神贯注都在小姑娘的身上,我脚下的一只鞋子不知道何时蹭掉了——一定是我手忙脚乱的时候,不小心带掉了。
        我依旧还骑在自行车上,一只脚在地上擎着,努力保持着身子平衡,不至于当街摔倒在地,我扭转头,那只我最喜欢的白色细高跟皮鞋正静静的躺在我身后几米远的地方,差点沦为匆匆忙忙脚步下的绊脚石。
        短暂几秒功夫,我大脑一片空白,竟然不知如何是好:是调转车头,蹒跚后退?还是支好车子,赤着一只脚把鞋子捡回来?
        调转车头根本不现实,马路上很拥挤,像我这种骑在车子上掉头更是难上加难,那就只能支好车子,光着一只脚去拾鞋。
        真是很窘迫的选择:盘着高高发髻,穿戴整齐的我,在马路上光着一只脚行走,周围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我的狼狈,正以看笑话的心态朝我瞟来。
        “再迟疑下去,肯定要迟到。”我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涨着红红一张脸,准备下车捡鞋。
        “哎呀,姑娘你等等,我给你拿鞋!”一个和蔼的声音在我前方响起,我诧异地抬起头,只见一个身穿黄色马甲的老人,扔下手里的笤帚正往我身后走去,当她拿起我那只掉在地上的鞋子,我才如梦初醒。
        “给,我帮你穿上吧。”一只黑瘦粗糙的手出现在我面前。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我嘴里推辞着,准备下车自己穿鞋。
        “哎呀,这有啥不好意思,姑娘赶紧穿上!”不容分说,她已经蹲在我面前,一手拿着我的那只鞋,一手去托我的脚,很麻利地把鞋子套了上去。
        “哎呀,真是谢谢您!”穿上鞋子的我,立马下车,忙不迭地道谢。
        “孩子,谢啥。”老人家说着,抱起笤帚又开始扫起大街。
        好像刚才她捡起的不是一只鞋,而是一片纸屑或是一张落叶一样的稀松平常。
        我复又上车,匆匆忙忙地赶去公司打卡。
        匆忙中我没有记住老人的面孔,但是,那双宛如含辛茹苦将我拉扯大的我的母亲的黑瘦粗糙的手却深深被我记在脑海中,如刀子镌刻一般,时时浮现在我眼前。
        我扪心自问,如果那天角色对换,掉鞋子的是那位扫大街的老大娘,而我刚好经过,能否平静的帮她捡起那双鞋子,并真诚给穿到脚上?
        如果是以前,我不敢肯定地回答,但是从这以后,我想我一定会这么做,因为从这件事上我明白了:一颗善良的心不一定会在光鲜和体面的外表之下,也有可能就珍藏在破衣烂衫之中。

贾汪区人民政府主办  贾汪区信息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建议使用最佳分辨率1024*768进行浏览 联系电话:0516—66889260  Email: jwxwb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