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散 文 诗 歌 随笔 校园作品 政府论坛 区政府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贾汪区人民政府>> 魅力贾汪>> 贾汪文学>> 诗歌>>正文
乡村的吆喝
作者:马卫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9日 点击数:

  那些年,农村穷,于是农闲时光,手艺人们就走村串乡,寻找生路。
  他们手中,大多拿着两块铁片,一般是木匠报废的旧刨铁,两片一敲打,就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接着听到这样的吆喝——
  旧棉花,
  新棉花,
  弹一床铺盖一块钱;
  嫁女儿,
  娶媳妇儿,
  五床六床不多,
  八床十床不少,
  不热烘不要钱!
  这是弹匠,背着一张巨大的弹弓,而且他们头上一年四季戴着帽子,所以特别好认。那时的农村,棉絮、铺盖是重要家产,嫁女,棉絮、铺盖越多,越有面子,显示出家底厚实。
 剃头匠来了,老远就能听到他的吆喝——
  光头一毛钱。
  平头一毛五分钱。
  偏分头两毛钱。
  婴儿头五分钱。
  秃子不要钱。
  哈哈,听的人乐了。秃子还来剃头?疯了哈,可见乡村有乡村的幽默,有乡村的快乐。那时,我们常花一毛钱剃个学生头,所谓学生头,近似于现在的阿福头,比较简单。四周剃光,前面留一块“菜地”。
  最爱吆喝的,是补鞋匠。
  那时的农村,要补的鞋,一是胶鞋,以黄色的解放牌为最多;二是凉鞋,硬塑料的;三是雨靴,这个能穿上的人极少;四是皮鞋,那是奢侈品了,更是难得。
  所以,补鞋匠吆喝了,肯定有人来补鞋。大多是臭哄哄的黄帆布胶鞋。
  最高兴的,是我们这些孩子们,补鞋匠来了,可以找他买做弹弓的橡皮筋。一般要一角钱,或两角钱。有了弹弓,就可以打麻雀了,男孩子们都喜欢这种游戏。
  因此,我们特欢迎补鞋匠的到来。
 烂盆子
  破盅子
  碎罐子
  有来补不?
  这是补锅匠的吆喝。
  他不仅会补锅,灶上用的,瓷的,铁的,都能补。那时铝合金制品几乎没有,塑料用品也极少,所以炊具中,以木制、瓷制、铁制为主。
  极穷的人家,碗是一人一只,摔破了,缺了,还得补。
  铁锅用久了,漏水,也得补。
 那年代,最能吆喝的,是来收废品的——
  有废旧卖不?
  可给钱,可换东西。
  一把旧镰刀,换两块硬糖。
  一只旧锄头,换一块饼子。
  我们听得心痒难受。那年代,农村孩子根本没有零食。所以,这样的吆喝,无异于诱惑。于是我们在家中极力寻找能换糖和饼子的东西,可是常常失望,因为家里的旧锄、旧刀、旧铲等等,父亲常带到铁匠铺去淬火,又变成了新的。
 乡村的吆喝声中,还有来做小卖买的——
  大针小针,
  各色彩线,
  花布红布,
  有油有盐,
  来买呵!
  这吆喝声,最受少女、少妇们欢迎,因为她们喜欢有色彩的线。那年代,连线也是以黑、白、灰、红为主,难得有银色的,黄色的,绿色的。她们爱扎垫底、衬领,得有五颜六色的线才成。
 现在,响在乡村的许多吆喝声已经远去,那些曾经的吆喝声成了一个个温馨的记忆。

贾汪区人民政府主办  贾汪区信息网络中心制作、维护 

建议使用最佳分辨率1024*768进行浏览 联系电话:0516—66889260  Email: jwxwb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