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文化作品展示馆> 文学 > 内容

潘安湖之恋

文章来源: 作者:黄慧林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走进徐州,我惊诧过云龙湖的胜景,感叹过歌风台的厚重,对襟山带水之地的龙脉无比虔诚,可令我拍案叫绝的,却属潘安湖的神韵。从那里归来,十里湖面荡漾去,万只飞鸟翱翔来的自然随性,在我的心中时刻起伏。
  川流不息的屯头河,从北面带来了辽阔与野性,洒脱舒缓由潘安湖存留起来,酿成了清碧。潘安湖像只宝镜,折出时光的奇异,还有千年之前美男子潘安的从容。似乎只须一个晴好的日子,一眼就能看透湖的心思。饱福的是眼,满足的却是心。
  从310国道下来,一幅绿掩水映的画卷在我的面前慢慢展开。
  粗犷有力的神农氏雕像,那坚毅的目光当是怀想亘古洪荒的艰难,一份强壮与威严与湖相伴甚是自然。他当然有资格在华夏九州之一的徐州临湖而立。
  我无暇顾及湿地博物馆还有湿地休闲茶座,更别说那乡村美食街与西餐厅了,早早就站在码头上,等候游船,好与潘安湖亲近个够。
  湖似碧玉带,小巧清秀。我想知道湖的那一边是什么?是溪,还是神秘的森林?是奇异的风景,还是藏有无数传说的春山?一切只能快点下到湖里,乘船抵达来解开心中的结。
  真正入画的感觉,是从踏上游船那一刻开始的。于湖中点山评水寻古思今很贴切。湖风吹来,软软的,不作一丝矫饰。略带一份清凉里,碧水涟漪,这些自然是画中的景。
  听行船的师傅说,许多年前这里曾是煤矿,如今下陷成一个湖,独成一份风景。塞翁失马的成语,用在这里倒非常准确。
  船行不得三里,湖面豁然开朗,天空也跟着宽阔起来。潘安湖周边,并不缺少汉风浩荡楚韵悠悠。前方的潘安古村岛已不仅是简单的一座岛,在它的身上还系着无数关于历史的事情。“潘安”的文化底蕴和历史由它用古街、小巷、祠堂与大院演绎着。人们以水为邻,鸡犬相闻里,桃花、湖风、房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水神庙塔高高在上,它好像就是一个守岛者。若是中秋来,离老远即可闻得桂花浓香。坐于游船中,我依稀听到钟磬之音,心神越发宁静。静享山水之妙,就是这样简单吧。
  暮霭渐起,湖面有些朦胧,万千云朵已失了峥嵘,像失了方向的小舟。这样更有“天堂”的氛围。船师傅说,若是运气好,还可看到云带形成前不断变化的各种图案,这样的机会在秋季雨后放晴才可遇上。
  归于岸上,宿于湖边农家乐。春山夜静,一色的农家土菜,透着山野的清香,散着湖水的清纯。若不是碰杯,都不愿放下筷子。饭后不用散步,百叶窗、朱红门外,就是一幅水墨画,水杉、水垂柳隐约,无一不在精心雕琢着汉楚之韵。人们走路的声音轻轻的,很少弄出城里咯嗒咯嗒的张扬;说话的声音浅浅的,仿佛是吴侬软语做的背景。我想,她们不仅是为了远到的客人,而是源自内心的习惯,这一切是因为与湖处得久了的缘故。
  有湖有岛,悠闲淡定一定是这里人们的主旋律。怪不得徐州是彭祖文化的发源地。
  “四季花海”醉花岛,“颐养身心”颐心岛,“文化四溢”的潘安古村岛……时时入得心中。面朝湖水,本身就是一种舒缓的格调。
  “龙吟虎啸帝王州,旧是东南最上游。”的地方,潘安湖是一颗明珠,我恋之深深。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