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文化作品展示馆> 文学 > 内容

秀哉,大洞山

文章来源: 作者:祝宝玉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大洞山又名茱萸山,这段典故不得不提。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这首耳熟能详的诗出自大诗人王维之手。此诗中,诗人所登之山便是大洞山。在绵绵的乡愁里,我跟随诗人的脚步,来到大洞山。
  心灵与自然相结合才能产生智慧,才能产生想象力。我承认人与自然的默契,是用生命的达悟去感知世界的原象。似我,一只破笼而出的飞鸟,满怀着对生活的憧憬,径直飞入大洞山,如同回归家的港湾,被母亲温暖地拥抱。
  三月的风是醉人的,不是体质上的醉,而是心灵的醉。当我登上善解人意的大洞山,一汪绿水浩浩荡荡地附着在半山空中,接天入地,那是原始的绿,是盈野的绿,超迈了通俗理解的绿,是碧绿、酣绿、醉绿,醍醐灌顶的绿。旁逸斜出的林木,茸茵如毯的草坪,鳞次栉比的山石,腾溢似海,汪洋恣意。真心敬服着贾汪人,精心经营着这片绿色的世界,感叹多少忙碌的小生命在这儿生生不息。没有把她当做一件商品,没有任意地糟蹋,只有倍加地珍惜。
  在草木丰美、虫豸低鸣的大洞山路上,古木投下巨大的绿荫,从这些木本草本里沁出薄薄的凉意,在我的脚心里窜动,引诱着我的步伐继续向前。
  大洞山,这座绿色的海洋,用自己庞大的躯体托载着万千生灵,在这草长莺飞的季节里,涌动激情的暗流。在地表之上,大大小小的溪流潺潺逸流,似一条条银线,织就大洞山的轻纱,在风中飘忽。淙淙流泉,溅水飞花,清盈透彻,铿锵金石。此时的大洞山,是退潮带来的月光,是时间吹走的书签,更是溪水托住的每一页明亮。
  漫步大洞山,有一种难言的安详之感,没有汽笛声,没有金属声,没有吆喝声,只有鸟声,水声,天籁之声。我相信,大洞山是懂音乐的,且是能歌善舞、灵通人性的。她的语言有着音乐般的质感,具备贾汪方言特色,是生命延续的存证。
  天籁之歌在山林间流动,滗去浮躁,积存清净,给每一个来此的人准备一段妥帖的心灵乐曲,按摩你疲惫的身躯,抚平你疼痛的内心。独坐石阶之上,聆听吧,茱萸寺的暮鼓晨钟;神游吧,静心的音乐流畅;品享吧,养心的负离子润我心肺。让四肢安逸,让心湖平静,看周遭的一切,包括从树枝间筛落下来的阳光,都带着诗情画意。放慢脚步的我,把自己交给了大洞山,把情绪交给不断喷涌的感动。
  含情脉脉的秀水青山,在景美人美的季节里,刺激着我的荷尔蒙。我想,爱美景与爱美人有着相通的道理,因为俗言“秀色可餐”,两者都是精神上的饱饴。
  凝望大洞山,领略绿水之柔,观赏坚石之奇,我的眼睛已经无以承接那抒情的美,我的心灵在这辽阔的蓝天大地中,变得多情而开放。的确,身在大洞山能感受到一份诗意,我想那是自然的力量,是生命的奇迹,也是人类的杰作,更是贾汪人的骄傲。
  自然的大洞山,人文的大洞山,幽静安闲的大洞山,平凡自在的大洞山,原始朴实的大洞山,野趣横生的大洞山,我魂牵梦绕的大洞山。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