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文化作品展示馆> 文学 > 内容

来泉城,遇见最美的……

文章来源: 作者:吴东平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一)贾汪起义旧址:透过岁月觅风霜
  稳住粗犷的喘息,汗湿衣背的冥想,百转千回。牵手碧空,抚摸近在咫尺的浮云,涤荡着,尘世喧嚣和那无处安放的张狂。
  在起义旧址,岁月悬挂在檐壁之上,静静的一动不动,仿佛在聆听,在垂询,在指引。
  风细,云薄,路遥,身轻。
  就这样吧,在这片尚未被污染的净土,与俗世保持距离,透过岁月,自谦自爱,寻觅风霜。
  毕竟,心若登岸,便是归途。
  (二)无名溪:无名即有名
  这是一条无名之溪,在山岩间蜿蜒,宛若遗虹。
  她本该有名,因为她令人窒息干净;但问遍了所有能问之人,皆摇头示之。
  也罢,世间无憾事有几何?
  山风觉察到了世人的亏欠,竟把满山的绿一股脑的都扫进这湾清溪里,将她染成了流动的翡翠,女孩的笑靥。
  于是,就连远处崖间的怪石,也屈服于溪水的柔软,向她张望,痴痴哒。
  谁说流水无情?每一次起承转合,都有擦肩而过的惆怅;每一次辗转流逝,都饱含浓浓的依依不舍。
  或许,她是太爱眼前的土地、山峦、苍木、细草了。不然何以籍籍无名,也要默守千年,死心塌地。
  又或许,她在等待……
  哪怕又是一个千年。
  (三)大洞山:此山便是桃源
  站在古老又新鲜的风里 ,我们是新人,亦是旧人,苍茫的年轻让人无所适从。
  无意间,瞥见露水里用小篆镌刻的祭文,岩石上用隶书写满的沧桑,顿生丝丝涟漪。在这里,时光被一次次用旧,思念却越发的香甜,饱满的孤独像少女的心事,预遮还露,摇摇欲滴。
  真欲把山色和水声都披在身上,还有那些辛苦了千年的绿,去浪迹天涯、周游世界;然后,风骚地吟一句: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直到走不动了的那天,大洞山依旧还在身旁,我将在每一朵山花绿树里撒上自己的骨灰。
最终,静静地站在风里,朗诵着自己的前世——一处潜流在大地山川血脉里的返璞归一。
  (四)小城一撇:一树一花皆成风景
  肯定会有人比我先到,悄悄摘走街边孤芳自赏的野花,然后闪身进入那陌生院落,静待唐风宋雨,遗下;
  肯定有人在不经意中发现,有一处垂柳不闻蝉鸣,只低眉苦等着那远方举伞走来不知名姓的人儿;
  肯定有人在黑色的瓦棱、沉默的青苔、茶叶的清新、板鸭的香醇,感受到贾家汪人那如火般的——纯情;
  肯定有一佳人临窗而坐,明眸里闪烁着彼此的山色;而我,则站在不远之处的桥上,如《断章》所言,不经意间,装饰了她的梦。
  (五)督公湖:天地间静谧的处子
  追随着溪流的空冥,寻迹至督公湖畔。怡然欣赏着,这山野隐密的表情,静似处子。
  排列,鬼斧神工,引力神秘。山与水的灵,迷离,遥远的痴语;起伏,仙气隐隐,迷雾涟涟。龙与龟的魂,厮缠,清澈的章回。
  雨后积水的潭,倒映着过往的童年,深陷,不忍离别。采摘一朵无名花,飘逸的美,柔碎一颗凡心,随波而逝。远处的石阶,仿佛平仄的琴键,弹奏一场蓄谋良久的留白,滤出人间,思古的幽情。
  寒亭秋色,秋花,赛秋花;
  暖谷春容,流水,复流水。
  掬水,涤心。
  原来是三分自在,二分梦绕,一分魂牵。
   (六)茱萸寺:谷壑清幽现慈悲
  跨越,山水羁绊;
  来到,茱萸寺下。
  仰望——
  任何词语的尘埃,都难以遮蔽它的超然与纯粹。“环若列历,林泉青碧”,足以让所有目光在打量中,与云烟雾霭相逢。峭壁,天梯、木栈、佛陀,在低垂、逼仄的空间,一个个精致的经典,安详矗立于此。
  透过厚重的镜片,刻刀敲击的苍劲,岁月摩挲的蹉跎一览无余。顺着瞧,是一种迟来的悔恨,倒着看,却是一种来迟的罪过,受戒!
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注定难以立地成佛,也只能在佛陀罗汉脚下,瞻仰光辉,寻觅安宁。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