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文化作品展示馆> 文学 > 内容

大洞山境界

文章来源: 作者:张恒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据说,这就是当年王维写《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时所登的那座山。这便让我对大洞山陡增攀爬的兴致,并且想寻着当年王维走过的路径攀援,想象和体悟这位唐代大诗人登山时的心境。
  可岁月的苔藓早已覆盖历史的遗迹,千年古道亦被烟雨流年淹没,大洞山的诗情画意不断诱惑人变更着脚步。我只能让审美情趣在自然的本源里寻求一种对应,在感悟历史的同时去解读时代的风物。
  远处,总有一簇簇跳跃的红颜闪现在眼帘,几分婉约,几分凄美。我知道,大洞山是杜鹃花的故乡,每到四五月间,绽放在坡地和山梁的花束是季节里最美最具风情的景致。可眼下时令已过,想必杜鹃的落红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化作根下护花的春泥。我揣摩,那斑斑红颜要么是夏日红叶在茎脉里调色,要么是大洞山特有的红腹长尾雉在绿荫中休憩。
  进入山势陡峭之处,山风环绕,冷泉流声,感觉有些许凉爽侵入身心。我不知道是海拔增高造成的温差所致,还是大洞山幽境越来越深邃、越来越险峻所致。大洞山海拔360多米,为徐州诸多山峰中第一高度,随处站立都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大洞山有“九十九顶莲花山”别名,据说登上顶峰俯瞰,周围大小100余座山头,连成一气,状如莲花,有“菡萏绽红峰朵朵,丘峦泼翠叶田田”之意境。这让我愈加有登峰览胜的欲望,有穿越时空追问历史的欲望,有感受和体味山的物象之美和精神境界的欲望。
  虽然寻觅不到当年王维的足迹,但却看见了王维诗中的植物:茱萸。这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这种常绿而辛辣芳香的植物,不仅外观苍翠秀美,而且还有杀虫消毒、逐寒祛风之功能,其他地方很难见到的。而大洞山茱萸规模如此之大,历史如此之悠久,可谓一种茱萸文化现象了。难怪大洞山又叫“茱萸山”,名副其实。我不知道当年王维来到这里,是否就是冲着这珍贵的茱萸?因为王维的好友储光羲在《登戏马台作》一诗中,记载有南北朝时期宋武帝刘裕曾派人来大洞山采摘茱萸赏赐军臣一事。
  大洞山除了茱萸,其他植物亦是境界高深。以松类、柏类、栎类以及奇花异卉为主体的300多个植物种类,古老和新生叠加在一起,高大和细小交叉在一起,刚劲和柔弱有机结合在一起,整体和局部以逻辑形态连接在一起,严谨、细腻而有序的物质形态和生命结构,给人以遐想,给人以启迪,给人以哲思,给人以意象,呈现出无处不在的旖旎韵致和蓬勃生机,在大洞山堆积起一座内涵丰富的生态王国。尤其是茱萸庙古遗址前那株古银杏树,华发苍颜,姿态丰伟,一座山的自然形态所赋予的物质含义似乎被这样一棵古树替代了,一座山所蕴积的深厚底蕴亦被一种古树精神境界所诠释。
  银杏下,一蓬紫色小花浸润着古庙弥留的佛音梵呗,在光影里静静地开,几分素雅,几分淡定,从容至极。碎碎的叶片,碎碎的花语,缠绵着我碎碎的思维。那种单薄却思想丰盈的神韵,给人以无尽的想象。我能感觉到,她正以一种最简单的形态,把自己贫瘠的生命展示出来。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