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文化作品展示馆> 文学 > 内容

见山,见水,见天地

文章来源: 作者:葛亚夫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我登过许多地方的山,看过许多名目的水,动过许多辗转的念,却只爱过一处正当最好年华的风景——大洞山。一座山,衣木襟水,步步生莲,九十九座莲峰,诠释了大洞天。
  山,宣也,宣发地气,散布四方,促生万物。大洞山宣发草木、水泽,也宣发佛经、诗文。没有皇帝诏曰的繁文缛节,只有自在和谐的道法自然。青山不语,草木是上阕,泉湖是下阕,一首锦绣诗词妙不可言;佛经“写意”,诗文“工笔”,一幅水墨丹青浑然天成。
  大洞山还叫茱萸山。漫山的茱萸,挥毫如云烟。风定时,书写楷体的山;风起时,书写行体的山。细想,茱萸和大洞山真是绝配!大洞山,地理上北方,心理上南方。茱萸,心理上南方,地理上北方。两处身心异路的风物,也构成一道独特的人文风景——茱萸文化。
  连“诗佛”王维,遍插茱萸少一人,也会动凡心,倍思亲。茱萸是岁月的望闻问切,登高是身心的握手言和,短期有效,治标不治本。所以,茱萸山才有药师佛道场,茱萸寺。茱萸味辛、性温、小毒,止痛、去痰、利五脏。一座茱萸寺,梵音缭绕,足以治疗江山了。
  茱萸寺卧于石榴园。仿佛得到点化,榴树郁郁葱葱,“果实累累如赘瘤”。书上说,凡种榴树,须在根下放僵石,故而又叫安石榴。人生何尝不是如此?颠沛流离,但真正能“此心安处是吾乡”者,寥寥无几。正因如此吧,才有那么多人慕名而至,问禅,散心,消毒。
  茱萸味辛,石榴味甘,药师佛道场味即无味。所以,茱萸、石榴可治病,茱萸寺能疗心。
  我想,如果陆游能落脚茱萸山,那“心在天山,身老沧州”的病,一定能不治而愈。
  茱萸山是海拔361米的“药房”,圣水湖是面积8000平米“药罐”。一味茱萸,一味石榴,再加两味泉水,然后用佛经和诗文的文火慢煨,适于口服、眼服,抑或雾气疗法。
  泉,水原也,像水流出成川形。流在茱萸古寺左前的龙形,叫龙泉;流在茱萸古寺右后的虎形,叫虎泉。得到观音的点化,龙虎泉没有争斗,龙泉神出鬼没,虎泉源远流长,聚集成圣女湖。漫山茱萸、万亩石榴,都可止泻、医腹痛,那圣女湖驱除瘟魔,也非神话吧?
  《说文解字》说:湖,从水,从胡。胡从古从肉,意为“古人身体上长满了毛发”,引申为“人脸面上的须发”。“水”与“胡”构成“湖”,意为“水面充满了须发般的水草”。圣女湖,顾名思义,是否也可理解为——水面充满了圣女那三千发丝般的水草……
  波光粼粼千层,一层水波,一缕发丝。佛说,三千发丝,三千烦恼。这整整一圣女湖的碧波,该是多少烦恼丝啊!“欲除烦恼病,当取佛经读。”还好,圣女湖伴着茱萸寺,晨钟暮鼓,梵音经声,耳濡目染,三千发丝也坐化成水草,可以入药,治疗山川和世俗的隐疾。
  登过大洞山,见过圣女湖,我才知道,只有身心站得更高,你才能看到更远的风景,才会明白更多已然合理的人和人生。佛从山水里参禅:“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我不参禅,但也一样见山,见水,见天地。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