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文化作品展示馆> 文学 > 内容

该如何画你,我的潘安湖?

文章来源: 作者:徐胜雄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初识潘安湖,是在一个暮春上午,阳光斜斜映着。湖如一顶圣诞老人的帽子,被上帝丢在面前,盛起清幽的水。这样的景致是容易勾勒的,轻描一下,潘安湖的轮廓就出现了。
  一湖清水,纳起了天空,融进了春色。那份透明用蓝天白云来反衬,越发衬出湖的纯净。
  湖边的翠色已拢成团团云烟,这倒不用如何着力,在心中的画上皴染些绿色就行了。只是那些荻草,才刚刚探出头来与春呢喃,倒是要细细摹画。
  只须一朵浪花就会牵出湖来,别处花开何需去寻。关于美男子潘安的故事,暂时还不会让我想得那么多。
  再识潘安湖,是在六月底。于江南来说,天地已是朦朦一片,梅子黄透,家家檐下滴嗒雨了。杨柳绿枝还不足三尺,樱桃花刚铆足力气,潘安湖就以这样的柔软跌进一场烟雨的景里。
  潘安湖选了江南烟雨来装点门楣。稍远一些,便辨不清哪处是岸,哪儿是湖,哪处是树,哪里又是人了。
  撑起一把伞,行走在湖边,那些枫树、银杏、合欢、翠竹、法桐也着了江南的格调。叠石漏水,水石相依濡沫。它们决不像塞外草场那般忽啦啦一大片的气势。杨柳用翠绿打起雨夏的底色,枝头鸟啾刚起,一个黑点就倏然而过。一只蝉刚叫了声知了,一下就扎进烟雨深处,它急急忙忙的,也许是会那一湖清幽去了。大门、栈桥、纪念馆都不拘泥定式,淡雅相融,以清新洒脱点缀潘安湖的容颜。细想之下,那里的每株花草都能生出诗句来的。
  此时将潘安湖入画,生怕一不小心弄巧成拙,我一时手足无措。烟雨柔柔的筋骨,串起湖的涟漪。说它是北国的江南,很恰当的。
  环湖路手挽手,生怕柔若无骨的烟雨有一丝丢失。众岛也在这份宠爱里,安抚有些激动的浪花。
  细雨倦了,循入湖中或藏进柳色。天空明朗起来。片片灰白的云,从湖那边向这岸边飘来。云朵的罅缝里,也有星星点点吧。可惜是在白天,假使在夜晚,有星星为伴的潘安湖想来也不会寂寞的。小家碧玉的纯朴,再有多情星星的陪伴,多么浪漫。
  既然雨叠起了帘,湖也敛了道道细纹。大可走进它的内心,触摸湖的灵魂。我登上一条宽敞的画舫。除了遮风蔽雨的蓬子,并无挡住视线的板墙与柱子。风牵了云,云也卷了风,湖面如镜。画舫在湖里缓缓移动。
  即使缓缓移动,于潘安湖来说,雨后的恬静也被波浪给乱了。周边的倒影颤动着,庙塔楼台颤动着,弯了,直了,直了又弯了。在这些交替里,画舫已离开。
  初识时的信手落笔多草率。如此风光,怎一个恋字了得?湖光秀色,天空似白非白,似灰非灰,没有波光潋滟,水色空蒙也堪奇景。本来在上舫的时候还想好了构思,舫到湖中央却迷茫了。
  我忽的想到,潘安湖为什么非要构思?什么样的思路能写得出这样纯的风景?正如此时,我在潘安湖的怀里,潘安湖在淮海大地的怀里,而淮海大地又在夜的怀里,这份安稳踏实多好。爱上潘安湖,用痴来形容很贴切的。
曲水流香里,返璞归真。放松再放松,人生能有几个秋,在这里尽可忘记一切。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