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文化作品展示馆> 文学 > 内容

贾汪三咏

文章来源: 作者:李文山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0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百年煤城”的前世今生
  从远方出发,我捎了一捧茱萸和一筐石榴,到了徐州贾汪。
  朋友一哂,贾汪就有茱萸寺,坐落在洞山南麓,始建于北魏年间,庙宇坐向东南,俯临万亩榴园。据史志记载,茱萸寺是东方净琉璃世界药师佛演法显灵之地,现存刻于清康熙年间的石碑上,有一楹联:“大洞山隐茱萸寺,石榴园居药师佛”。
  寺院三面环山,谷壑清幽,左右两泉常流不断。这些泉水,不是我带来的,是天地赐予给商周之前先民的宝藏。尧让天下,生息繁衍。明朝万历年间,水盛草丰,东北有泉汇而成汪,贾汪谓之泉城。临汪而居,贾姓人众,故称“贾家汪”。
  贾家汪俨然水世界,有水就有了世界。不过是,水中是鱼鳖的天下,水岸是崮岘、汴塘、白集、泉旺头成市为寨的历史。
  我可以将贾汪当成竖井,深入到八百米深处去淘乌金吗?清光绪八年,一个名叫胡恩燮的人在贾家汪掘井建矿,由此揭开“百年煤城”开采的新篇章。
我来贾汪的时候,他在徐州利国驿设立矿物总局早已灰飞烟灭,散失的足迹淤积成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江苏特大城市之“后花园”,徐州物流、商贸、生态、旅游中心。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百年煤城”凤凰涅槃,喜迎党的十九大又当砥砺奋进。
  我也是潘安的一个“铁粉”
  站在贾汪城区中间地带,我轻轻地喊了一声“潘安”。你没有回应,有美眉撇撇嘴巴,说你还活在西晋儒学世家。
  一千七百余个春秋逝者如斯,你不再局限于一个美男的符号,他所体现的也不止于那种唇红齿白的清秀、偏于柔美多愁的文才风流。优雅迷人,“粉丝”众多。“安仁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光影重迭,一潭碧水。今天仍有诗人在湖畔徘徊行吟:“鹭影飞舟何处饮,池杉岸柳初成荫。潘安五月雨蛙鸣,璀璨榴花千里沁。”
  “用人工的方法,补救了另外一次人工的失误。”台湾作家张晓风女士来徐州寻根祭祖了,一步一回眸,回眸百媚生。
  作为全国首个煤矿塌陷区生态修复的湿地公园,潘安湖的模式是:基本农田整理,采煤塌陷地复垦,生态环境修复,湿地景观开发。
“四位一体”,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取名潘安湖,是说湖美,湖水清秀貌若潘安;还是说人美,有“福”与潘安同享?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还会有缘与留连此处的潘安邂逅,一起畅游徐州山水,一起喝酒品茶赋诗,甚至抢在《世说新语·容止篇》之前,将美男的外貌定格在贾汪一方。
  保持北方民居建筑风格的潘安古镇在望,所有街道为旧青石板铺装,蜿蜒曲折,曲径通幽。
  时间如过堂之风。滨水建筑的空间体系构造,明显借鉴于南方,内外湖驳岸亲水平台、曲折长廊增加了与自然契合的朴素秀气。
木雕石刻、青石小巷、青砖黛瓦、百年古树,处处彰显古色古香的灵动之气。
我也是潘安的一个“铁粉”,伫立在湖畔千载不动。
  大洞山的镇山之石
  贾汪的雨又下了。下在尧封彭祖的大彭氏国,下在北国锁钥、南国门户,下在兵家必争之地和商贾云集中心,下在两汉文化的发源地,“东方雅典”的帝王乡,下在“环若列屏,林泉青碧”的大洞山。
  大洞山有什么洞山美玉?这里有圣水湖,由山坡上的龙泉和虎泉长年累月汇集而成,是果木花草的生命之源。因有观音的净水点化流淌万年,泉聚成潭有药师佛传梦驱除瘟魔奉为“生命之源”。湖如一把巨大的竖琴,与东山北面的羊鼻峰、石羊坡会不会被雨声惊醒,发出惊天动地的嘶鸣?
大洞山有什么佛之功德?这里有大愿路,两侧栽植灵璧美石恰好对应一百单八将,百名书法大家,揣灵璧之禅韵,摩凝固之石语,得妙好之佳句,献苍劲之墨宝。墨石结合,文石相契,浑然天成。它们或立、或卧、或侧、或凌,造意多端。有鸟兽相,有如人相,有如寿者相,相由心生,得靠机缘,那些有情众生在此修行会不会参悟得道,发出“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叹?
  站在皇藏洞前,忆起往昔义犬救主。听到山下那渐行渐远的人嘶马叫,看到洞穴正上方那上天赐予的窗口,风吹古彭养生宝地,雨打人间长寿圣乡。篡权王莽,你还敢用一把大火将满湖芦苇烧尽?
  曹操率兵攻城,皆因老父无端被杀。刘备令关羽驻扎城外,自己同张飞冲入城里,却无意应外合夹击,只是马上给曹操修书,陈述利害关系。徐州解围,市民安乐,不想蜀汉先主胞妹驾鹤仙游。岗子村前筑起的皇姑墓,心灵深处升腾的是千年诗情与万分感激。刘皇叔的救命大恩一直是大洞山的镇山之石。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