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文化作品展示馆> 文学 > 内容

在贾汪

文章来源:徐州日报 作者:刘学安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4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走过了千山万水,蓦然回首,贾汪原来这么美。
  这之前,除了煤,我对贾汪一无所知。没想到,当我荡开历史的册页兴致勃勃地走进贾汪,才知道贾汪因泉而得名,那位在这里发现泉汇成汪随结庐而居的贾姓先人,早就以传说定格在周边人的心中。更没想到,经过近十几年的着力恢复打造,素有“百年煤城”之称的贾汪实现了向“中国休闲小城“的华丽转身。贾汪的山更俊秀,贾汪的水更清澈,贾汪的城更生态,贾汪的泉更叮咚,“徐州后花园”的美誉既而声名鹊起水涨船高。
  “四分山岭五分田,清泉河湖伴其间”。这是对贾汪地形地貌最准确的概括。我以为,贾汪是徐州兼有“北雄南秀”特征最浓缩、最完美的体现。不信,你站在徐州第一峰的大洞山顶纵情一呼“我来了”,立刻,山之南北就有让你热血沸腾的不同回应。首先是山北万亩桃林的敦厚和芬芳沿着石阶扑面而来,既而是凤鸣石海按耐不住地热烈奔跑着迎接,督公湖一听有朋自远方来,霎时弦管激越:湖心岛上空的滑翔伞、热气球呼啦啦展开欢迎的标语,湖面上腾空的快艇在浪尖上高蹈,叠石瀑布掌声如雷……于此同时,山南漫山遍野的茱萸丛中,茱萸寺传来缕缕不绝的吉祥佛音,坡上的石榴园咧开了一个个欣喜的红唇,漫过贾汪小城“笑迎四海宾朋”的款款深情,潘安湖以别致的江南水韵传来了一阵阵柳扬芦笛的嘹亮、一波波船动碧荷的浓香、一首首漫步栈桥的吟哦、一声声醉卧花岛的安详。
  其实,贾汪人并不喜附庸风雅甘居人后,他们看准的事总是标新立异堪称独步。在贾汪,最让我震撼的是花。一年之中,不论大洞山的桃花油菜花芍药花牡丹花杭白菊,不论潘安湖的荷花茱萸山的石榴花,也不论督公湖的熏衣草和蜡梅等,如何选择季节排阵绽放或锦上点缀,在这里,花成了贾汪又一人文观景的地标。在这里,你不需要长途跋涉车马劳顿,只要随着季节的流转稳步轻移,就可以看到“月月花开,当季花繁”的盛景,享受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美艳和“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惊喜。置身凤鸣海的十里花溪,我看到了“幸福之花”格桑花和热情浪漫的福禄考花。徜徉花海,我真正体验到了什么是繁花似锦烂漫如丽,什么是气势如虹如梦似幻,什么是夺人心魄流连忘返。我不知道这匠心独具的建构和铺排,是谁的神来之笔?是谁的硕果仅存?又是谁的召唤让游人如织旺出鼎旺的人气?
  遗憾的是,我没有西晋潘安能让一个地方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命名的才貌和名气,也没有适逢重阳登高茱萸寺的王维和曾住督公庄的兰陵笑笑生写出旷世之作的生花妙笔,我只想在这里的锦山秀水间走马观花心驰神往,更想在一次次的游逛中碰上更多怡情山水的朋友,就此听泉把酒赏花观景愉悦心灵。
  诗人大卫说,你不来,江山有多美都是浪费。朋友来吧,我在贾汪等你,一起敞开我们的胸怀跟这里的风景相拥相抱,一起升腾我们的激情,与这里的鲜花和芳草握手言欢相亲相守,一起见证泉城贾汪的美丽,一起书写山水贾汪的又一传奇。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