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媒体聚焦 > 内容

马庄有个周末舞会

文章来源:凤凰网江苏 作者:王茜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4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编者按:
  立政之本存乎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必须振兴乡村。
  2017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徐州,视察了多个地方。在马庄村,习近平总书记说,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在这里看到了实实在在的落实和弘扬,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不能光看农民口袋里票子有多少,更要看农村的精神面貌、人的风貌怎么样。
  对这个人口不足三千、人均年收入三万多元的小村庄,总书记为何会给出如此评价呢?凤凰江苏数度走进马庄,深入探访,寻找答案。
  1990年,马庄农民乐团已经“吹”响了,马庄村团支部根据上级团委的要求,组织起周末舞会。那时候农村举办舞会,还是比较新鲜的事情,江苏电视台还专门到马庄拍了一个专题片,叫《田野上的青春乐章》,大概有七八分钟的样子。
  就在这一年,党员冬训,铜山县组织了一个宣讲团到各个乡镇宣讲。有人讲经济,有人讲奉献精神,时任马庄村支部书记孟庆喜讲文化立村、精神文明建设。有一个村支书在宣讲中公开说,徐州市文化馆要派老师到他们那里普及交谊舞,“这个交谊舞怎么都不能跳,男的女的在一起搂脖子抱腰能跳出什么好事?男的跳男的离婚,女的跳女的离婚”。咋听,孟庆喜挺反感——这思想真僵化。但是一路下来,那位老兄一直讲这个问题,孟庆喜心里也有点虚了。
  回家以后,孟庆喜提醒团总支书记,跳舞要把握好,不能跳出问题。他还专门跟党员干部说,我们不支持不反对不参与。
  1993年,马庄建轧钢厂,有一位香港老板来投资,姓邱,邀请村里到香港考察。孟庆喜和青山泉乡李乡长,还有马庄村办公室孙主任,三个人到了香港,邱老板说:“我到你们马庄去了几次,你们的文化活动搞得不错。你们到香港来了,也体验体验这里到底什么情况。”
  说好某天晚上约几个同僚陪他们去夜总会坐坐,孟庆喜他们等到将近12点了,还没有动静,就洗洗上床了。刚刚躺下,电话来了。孟庆喜问干什么,邱老板说:“不是跟你们说去夜总会坐坐吗?”夜总会这个时候才开始!
  邱老板请了好几个同僚,还请了舞伴。孟庆喜说不会跳舞,人家不信:“堂堂集团老总不会跳舞?”舞伴拽着他,弄了一头汗。一看真不会跳舞,邱老板说:“听说你会唱歌,给你点歌吧!”孟庆喜会唱的,歌单上没有;歌单上有的,孟庆喜都不会唱。第二天,邱老板抱怨:“你们去了不唱也不跳,我太没面子了!”
  虽然是小事,会影响到项目合作,说不定对方就因为这个事撤资都有可能。回来的飞机上,李乡长说:“看来我们思想不够解放,如果说咱会跳舞,你再能唱港台的歌,说不动那几个老板都能到咱这来投资。”
  正好,回来后不到一个星期,铜山县文化馆要在农村推广交谊舞,跟马庄联系,说不要培训费,把马庄作为典型培育。孟庆喜一听,好啊。
  马庄干任何事情,都遵照党的优良传统,依靠群众,组织群众,发动群众。这件事情,更要让老百姓都参与,才有这个氛围。
 
 
 
  各村民小组选派骨干先培训,一个大组来10对,一般的来7对,再小点来5对。村办每家也是5-10对。先培训骨干,骨干学会了回去教身边的人,然后再普及,最后再比赛、验收。
  “你非得要这个法子才行。还有呢,领导都得参加,否则你光说这个交谊舞好,你领导不参加,群众肯定觉得没好事,他也不参加。相反,如果老百姓都不跳,就几个干部在这边跳,你脊梁骨都能叫人给戳破!”
  马庄人经常参加文艺活动,大多乐感很强。三步、四步,一个个蹦跶蹦跶,两个晚上,走得很漂亮了。第三天晚上交手跳,问题来了。正好孟庆喜在乡里开完会回来,到现场一看,大家都是胳膊尽量伸长,屁股尽量后撅。他说:“你们这个不叫交谊舞,叫日本相扑还差不多!”大家都笑了。
  司机小孙说:“大哥你看,天很热,男女穿这么薄,怎么在一块跳?”孟庆喜说:“那怎么弄?是不是跳交谊舞都得穿上棉大衣套个胶靴来跳?”
  经过引导,曲子一响,大家自然而然走进了舞池。交谊舞在马庄慢慢普及起来,成为一种社交平台。大家住在各个自然村,比较分散,平时各干各的事,不一定能出来玩。周末舞会,凑一块,大家交流交流,扯扯闲篇。
 
 
  周末舞会上,喜欢唱歌的还可以唱唱卡拉OK。通过唱歌、跳舞,还给农民乐团发现了不少人才。这个女孩唱得很好,哪个单位的?调到乐团来吧!那个青年比较活跃,口齿伶俐,到化工厂干供销员吧!
  后来,村里又在周末舞会上搞了知识竞答,把当前中心工作、时事政治等,设计了问题,大家抢答,一个人答对了,全场都记住了,宣传效果非常好。
  1996 年,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国务院政治研究室专家来马庄调研,探讨农村在发展当中如何解决群众的精神面貌、提升群众素质的问题,在《学习决策与参考》上发了内参《农村建设小康村的几点有益启示》,首次提出“马庄现象”。就在那次调研中,有专家问:“听说你这个村周末舞会搞了好几年了,离婚率高不高?”孟庆喜说:“我们这个村,也有四五对离婚的,但是这四五对离婚的夫妇恰恰从来没参加过周末舞会。”他很奇怪:“据我了解,特别是基层,周末舞会搞得频繁的,离婚率都比较高。你们村跳了这么多年,才几对离婚,还都不是参加周末舞会的,这是一种‘不正常现象’!”
  马庄村现任村委会主任张淑平认为,周末舞会提高了村民的整体素质。比如夏季,你不组织周末舞会,男同志穿着大裤衩拖鞋就找几个人坐路边搓麻将了。有了舞会,很多人就到舞会来了。参加舞会,女同志要把最好的衣服穿上,头型整一整,喷点香水,男同志最起码长裤T恤,品位自然而然上去了。通过文艺的潜移默化,加上平时的法制教育熏陶、村规民约约束,村民整体素质都提高了,文明程度都提高了。(左元)
(本网发布的信息、图片等未经我单位书面授权同意,均不得转载转发)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