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域旅游> 旅游资讯 > 内容

贾汪,你凭什么真旺?

文章来源: 作者:周淑娟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1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贾汪,你凭什么真旺?
  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像一块木片沉浮于汪洋之中,时隐时现。
  有的时候,我打开电脑,点击进入百度地图,在放大缩小间盯着这一块区域,努力地想从贾汪的方位、地名、道路、山脉、河流、村庄、街巷、湖泊中寻求贾汪真旺的原因。
  有的时候,我端坐茶桌前,凝视一杯茶,却任思绪远走高飞。透过澄明的茶汤,仿佛看到了这样的景象:那一片大地啊,在地表之下,有黑白两条脉络在延伸,在纵横,在舒展,在交错。那黑的一脉,一如地面上的山,厚重,密实,黑得发亮,是煤。那白的一脉,一如地面上的河,清澈,明亮,奔流不息,是泉。
  煤和泉,在贾汪的大地下,是黑色之火、白色之火,是黑色之力、白色之力。鲁迅先生在《野草•题辞》中写道:“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我想象,地火也在贾汪的大地下运行,为这一片土地出产了不竭之动能和真旺的奇迹!
 
  2017年12月12日,一个令贾汪人难忘的日子。初冬的寒意,被一个个温馨的场面驱散,也被一个个真诚的笑脸融化。习近平总书记站在潘安湖边,听取了当地负责人的汇报后说:“贾汪,现在是真旺了。”
  党的十九大后,总书记首次地方考察为何选择了徐州?又释放了哪些重要信号?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为此,解剖徐州这只“麻雀”,显得极为重要。
  贾汪,是徐州的一个行政辖区,也是中国生态魅力区。徐州,拥有5000多年文明史、2600多年建城史,早在夏禹治水时即为九州之一。回望过去,徐州可以使我们从中领略中华民族文明史的灿烂绵长;聚焦现实,徐州也集中体现了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状况。
  从贾汪看徐州,从徐州看中国。从煤炭枯竭到全域旅游,从针棒真棒到贾汪真旺。这片土地正在发生全面而深刻的变化。这变化,不仅见证了徐州和江苏,也见证了全国冲刺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时代征程。
 
  奥地利诗人里尔克的诗句,仿佛在一百多年前就为今天的徐州写就:向沉默的大地说,我流动。向湍急的水流说,我存在。
  了解一座城市,从树木开始。进入一座城市,与草木邂逅。草木,集于徐州。
  因为草木集于徐州,这些年来,徐州的气候特征似乎一下子“南移”了300公里。因为“南移”了300公里,徐州这座古城焕发出新的活力和生机——一年四季开满了花,二十四节气连绵着雨。
  一座城市,即使没有树木,依然可以称为森林——钢筋混凝土的森林。如果是那样,那它一定缺乏从容淡定,更别提诗情画意。植物,与诗意息息相关,与适意丝丝相连。一座城市若没有人文精神,又比没有树木更枯燥、更乏味。
  海外华人作家参观之后说,“错把徐州当杭州”。这个“错”,错得实在好!省内知名记者采访之后说,“不是江南胜似江南”。这个“胜”,胜得实在妙!
  如果说热爱楚韵汉风的家乡只是我个人的情感在发酵,那么就来看看理智是怎样与情感达成共识的:昔日煤城已经一点点、一步步实现由灰到绿、由绿到彩的转变——徐州的山河“出彩”了!
  我出生于徐州煤区。从小到大,一路目睹一片片采煤区变成了塌陷区。人到中年,又惊喜地看到塌陷区变成了风景区。几年前,我对出生地的情感关注转变为对徐州这座资源枯竭城市的文学观照,我试着在历史的纵横中衔接人文底蕴,在山水的骨骼中凸显园林气质,希望形成文字后能铺陈成另一种开阔气象,将古今连成笔下的一片江山。
  怎样更好地连接古今?如何做到纵横捭阖?人物的坐标何在?风物的经纬在哪?我期待着我的文字,如同贾汪期待着我的足迹。
 
  韩桥矿、夏桥矿、权台矿、旗山矿……人开了矿,矿养了人。人和矿,就这样互相供养了一代又一代。等到矿关了,人走了,一代人的故事也落幕了。
  我走过一座座关闭了的矿井,看着一个个高耸而落寞的井架,一切似乎已然结束。但是我看到,新的矿藏正在这片土地上形成,那是关于人生的又一富矿,关于精神,关于文化,关于文明。
  行走中,采风时,我认识了不少人,听到了不少事,无需雾里看花,也不必水中捞月,他们坦诚而友好,振奋了我那潜沉良久的精神,治愈了我那美好深处的忧伤。活透彻活明白,活得透彻活得明白,生命因理解而延长,生活因懂得而丰富。十分感谢他们的信任,我也试着去理解他们。
   也许我的眼界仍不够宽广,也许我的追问仍不够有力。我在历史中搜索,在现实中发现,在交谈中寻觅,在观察中体悟。
  “不亵则不能使人欢笑。”《繁花》的作者金宇澄在小说里引用罗马诗人的话。“上流人必是虚假,下流人必是虚空。”《繁花》中的小人物小毛坚信自己不是这种虚空之人。而贾汪人民,既不虚假,也不虚空,释放出的是生存的实实在在,安放的是灵魂的点点滴滴。  
  他们那么温暖,那么明亮,让我看到了人们在热闹家庭里的独立姿态,岁月在湍急流逝中的重塑作用。
  他们那么质朴,那么满足,填补了我灵魂深处的某些缝隙,修复了我精神高处的那些伤痕。
  他们笑容纯净,表情轻松。看着她他,看着他们她们,想到了那些被物质淹没被心机折磨的女人、被欲望包裹被庸俗掌控的男人,真难说谁比谁更幸运,更幸福。
  李燕、李路、张涛、吴连营、孟庆喜、王秀英、解玉初、赵孝春……这一个个贾汪人,或为我们提供采访线索,或接受我们的采访。他们的身上,都让我感受到了一种精神,一股力量。
  光明、善良、美好,勤劳、执著、努力……不管是耄耋老人还是职场中人,都让我看到了一份信心,一片希望。
  他们,填补了我灵魂深处的某些缝隙。她们,修复了我精神高处的那些伤痕。
  是的,每次回望贾汪的人物和风物,分明有无垠的希望给予身心力量。是的,每次站在贾汪这片土地上,都能看到崭新的生机拔地而起。
       
  贾汪是一个有传承的地方。你看,在孟庆喜孟国栋父子之间传承的,是对马庄的精心设计和发展,是对富口袋富脑袋的孜孜追求,是对村民幸福未来的努力奋斗。你看,在胡大勋胡大贵胡军英之间传承的,是对民族独立自由的追求,是对英雄气概的敬仰,是对红色基因的呵护。你再看,在王秀英孙建孙卓贞之间传承的,是对乡村手工的热爱,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呵护,是对幸福美满的追求。
  贾汪是一片永不塌陷的土地。它是英雄的土地,也是赋能的土地;它是风水的宝地,也是文化的宝地。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有一种不屈服的精神,他们不畏外族欺凌而能奋起抗争,他们追求心灵自由而不愿囿于日常俗务,他们有创造美好生活的愿望以及把这种愿望变成现实的超强能力。
  那座城,是一座煤城、一座山城、一座泉城,也是一座英雄城、一座文化城、一座生态城……
  那些人,有孟庆喜和他的农民乐团、胡大勋和他的运河支队、胡大贵和他的抗日纪念馆,有王秀英和她的中药香包,有鹿路路和他的美术课堂,有解玉初和他的书法教室……
  那些空间,是社区、园区、矿区、景区,被京杭大运河带动着,也被潘安湖、不老河滋养着;
  那些时间,镌刻着胡大勋、王建平、董昌彦、徐益三的名字,他们的生命虽已逝去,但是,他们的时间,仍然在前进。
  向着远方,向着未来。
 
  作者简介:周淑娟,女,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江苏省徐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在鲁迅文学院、中国作家协会北戴河创作之家学习、交流。散文集《纵横红楼》获第八届冰心散文奖(散文集奖),长篇报告文学《贾汪真旺》入选江苏省作家协会2018年度“重大题材文学作品创作工程”,随笔集《爱比受多了一颗心》即将与全国读者见面。
 

 

[打印]